当前位置:首页 > 成人用品相关资讯 > 单季亏损4.8亿,趣店该不该去卖成人用品?

单季亏损4.8亿,趣店该不该去卖成人用品?

发布时间:2020/6/11

单季亏损4.8亿,趣店该不该去卖成人用品?图片1

作者:赵 骐

趣店终于赔钱了!自2017年10月上市以来,这家备受关注的公司一直以来都在人们的争议声中持续盈利,一幅“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这一记录终于在本季度终结。

2020年1季度,趣店净利润-4.8亿元。亏损主要是在监管趋严的大背景下,公司以更谨慎的态度开展业务,导致营收减少,并计提了更高的保证金/准备金。二季度,恶劣的大环境仍将持续;3月上线的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将开始烧钱,趣店的业绩恐怕远未触底。

1、营收腰斩 费用翻倍

一季度,趣店总收入9.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1亿元,可谓“腰斩式”下跌。

趣店的收入来源多样,但基本围绕金融服务展开。

单季亏损4.8亿,趣店该不该去卖成人用品?图片2

融资收入(Financing income)在本季度实现营收6.2亿元,同比下滑38%。该业务是指现金贷、消费贷等产生的服务费。这类交易属于表内交易(on-balance transactions)。

贷款便利及其他相关收入(Loan Facilitation Income and Other Related Income)下跌34%,营收4.2亿元。同样是来自现金贷等产品的收入,只不过属于表外交易(off-balance transactions)。

在表内交易下,趣店需要承担债务人违约所产生的风险,表外则不需要。两项收入都和趣店平台的放贷量正相关。本季度,趣店贷款业务交易量环比下降了52.8%,至44亿元。这是造成上述两项收入下降的原因。

交易服务费和其他相关收入(Transaction services fee and other related income)在本季度为-1.5亿元。简单来说,这项服务就是趣店把平台上部分用户转接给其他金融服务机构,由这些机构发放贷款给用户,趣店则扮演一个中介的角色,收取服务费。由于今年一季度宏观环境恶化,趣店预估收到服务费的可能性下降,因此重估了去年的合同资产,确定了2.9亿元的损失。最终出现了收入为负数的罕见情况。

罚金收入(Penalty fees)同比上涨22%,达到1238.1万元。这主要是对逾期还款用户收取的罚金。

上述收入均和贷款业务相关。与逾期还款关联的罚金收入成为仅有的增长业务,充分反映了互联网金融大环境的严峻形势。

此外,平台商品交易额下降,导致销售佣金收入(Sales commission fee)同比下滑75%,营收3370万;“大白车”遭弃后,连累销售收入(Sales income)重挫88%,从去年1季度的1.37亿元,下滑至1706万元。

不仅营收规模下滑,趣店的营收质量同样下跌。

本季度,趣店担保与风险保证金变化(Changes in guarantee liabilities and risk assurance liabilities)达到6.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1亿元大幅扩大。

应收款及其他资产准备金计提(Provision for receivables and other assets)甚至高达11亿元,仅这一项就超过了趣店本季的总收入,营收占比达到116%。

这两个科目分别是针对表外贷款及表内贷款违约风险进行的资产减值准备,记为费用,腐蚀利润。

单季亏损4.8亿,趣店该不该去卖成人用品?图片3

收缩贷款业务量,并且计提了更高的风险保证金和准备金,反映了趣店当前的谨慎策略。正如CEO罗敏所言:“在2020年1季度,我们继续审慎地执行各项业务,以应对充满挑战的市场环境。新冠疫情加速了宏观经济和信贷周期的下行趋势,这进一步使我们在第一季度的D1拖欠率上升到约20%。鉴于市场的不利因素,我们维持了保守的去杠杆化策略来保护我们的净资产”。

2、艰难转型路

2016年4月,教育部与银监会联合发布《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日常监测机制和实时预警机制。

教育部在2017年9月进一步明确“取缔校园贷款业务,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

监管成为了悬在当时趣分期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转型不可避免。趣分期在2016年底,宣布品牌升级为趣店,转型消费金融。罗敏当时表示,改名“趣店”就是为了突出电商属性,甚至宣称要在3C数码产品上对标京东。

趣店的电商布局显然没有成功,在其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中,几乎没有提到电商。罗敏的公司反而继续在小额现金贷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获得蚂蚁金服的引流和风控助力后,金融服务相关收入(融资收入+贷款便利收入+罚金收入)一路飙升,从2015年(趣分期2015年6月接入支付宝)的1.7亿元上升至2018年(蚂蚁金服与趣店的合作在2018年8月到期)的52.1亿元,涨了近30倍。

单季亏损4.8亿,趣店该不该去卖成人用品?图片4

和蚂蚁金服分手后,趣店再次寻找新的机会。他们先后上线了服务高端家庭的私人助理“唯谱家”;主打儿童1v1在线教学的“趣学习”;定位于校园社交的“相同same”等。算上17年就开始做的大白车,趣店在不断地摸索新的商机,但大多无疾而终。

戏剧性的是,虽然在非金融领域的探索没什么进展,但趣店却在现金贷这一老本行上,有了突破——开放平台。

由于趣店日趋保守的经营策略,大量注册用户无法得到授信。财报显示,截止2018年9月底,平台累计注册用户达到7000万,但累计获得贷款的用户只有1630万。趣店在当季度提出了“开放平台”的战略,简单说就是把不符合自己授信要求的用户,推荐给其他金融服务机构,并赚取服务费。

开放平台相关收入在2019年首次登场,规模即达到22亿元,营收占比近25%。

本以为开放平台可以为趣店续命,岂知世事难料,受大环境影响,平台上的合作伙伴自去年4季度起,同样采取了更加严格的授信标准。开放平台放贷量下滑,拖累营收缩水,甚至在今年1季度出现了营收为负值的情况。

至此,趣店又到了非转型不可的处境。这一次,他们的目光回到了电商。

3、卖奢侈品不如卖成人用品?

全球跨境奢侈品电商——万里目是趣店的最新项目,主打全站自营,全球货源地直采。

单季亏损4.8亿,趣店该不该去卖成人用品?图片5

这次趣店似乎下了血本,不仅请来了赵薇、黄晓明等5位明星站台,甚至喊出了“百亿补贴”的口号。但从媒体的报道来看,用户体验并不理想。

有消费者在平台发货前想要退款,但却没有找到任何退款渠道;还有的商品下单后十多天,依然没有发货。

退货难、发货慢,很难相信2020年的中国电商界居然还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如果是因为疫情延缓了发货时效,那么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上架相关商品。由此也可以看出,万里目团队的稚嫩。

实际上,即便没有疫情的影响,奢侈品电商也不是一门轻松的生意。综合型大平台早已开始入侵这一垂直细分市场。

京东在2017年入股英国奢侈品电商Farfetch。2019年,他们又将原本自建的奢侈品电商平台Toplife并入后者,Farfetch则在京东商城开设了旗舰店。

天猫的奢侈品频道Luxury Pavilion于2017年上线。去年9月,阿里巴巴与历峰集团麾下的奢侈品电商YNAP成立合资公司,YNAP旗下130多个品牌入驻天猫Luxury Pavilion。

唯一幸存的奢侈品电商平台——寺库,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2019年,虽然其营收规模上涨了27.5%,达到68.7亿元,但1.5亿元的净利润却几近停滞。

除了来自巨头的压力,品牌授权是奢侈品电商的另一命门。

正是由于无法得到足够的品牌授权,寺库在2015年转型为“线上线下精品生活方式平台”,品类扩展至艺术品、生活用品、母婴甚至豪车和私人飞机。

品牌需要维持自己的高逼格和价格体系,因此奢侈品和折扣注定是对立的两面。从这个角度来看,主打“百亿补贴”高折扣的万里目恐怕会在这个问题上面临更多的挑战。

“品牌商有自营店,大部分品牌不会授权,一是品牌定位和价值保护,二是乱价影响声誉”,某行业人士告诉「略大参考」,“像万里目这么玩,注定没戏”。

万里目尚处于早期投入阶段,趣店预计在2季度将加大在存货和市场营销方面的投入。因此,4.8亿的亏损恐怕还未触底。

其实在「略大参考」看来,趣店更适合做成人用品电商。

首先,这是一个百亿级的市场。根据21·京东BD研究院预测,2020年中国成人用品市场规模有望达到90亿美元。

其次,这是一个暴利的市场。据悉,一组进货价不足百元的护士、女警、教师COSPLAY三件套,可以卖到500元;5元成本的避孕套,标价可以到几十元。

最后,零售的核心就是前端引流获客和后端供应链。成人用品的供应链管理难度肯定远低于跨境奢侈品行业,而“趣店”的名字天生就有引流效果。

不止一人曾向略大表示,“第一次听说‘趣店’的时候,还以为是个卖成人用品的”。更夸张的是,百度上搜索“趣店”的图片,首排居然真的是成人用品!

单季亏损4.8亿,趣店该不该去卖成人用品?图片6

这种与生俱来营销效果,不用实在浪费。据说万里目是罗敏第九次创业,而我们已经想好了他第十次创业的方向。

 

 

上一篇:避孕套怎么使用?避孕套使用过程中9个细节|下一篇:成人用品店里的城市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