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成人用品相关资讯 > 资本退却后 伪智能情趣用品的一地鸡毛

资本退却后 伪智能情趣用品的一地鸡毛

发布时间:2019/11/14

在经历了一波波的思想冲击后,当人们谈及如何在性爱中探索乐趣,以往那般隐晦扭捏的语气早已被渐渐抛弃。当然,探索乐趣的工具也更是与时俱进,充满着时代气息。

打开时下的主流网上商城,以“情趣用品”等为关键字搜索商品,弹入眼帘的,十之八九标榜“智能”,二分之一号称“AI”、“自动”,如何往自家产品中注入更多“高科技”元素,无疑是近几年大小商家们煞费苦心的重点之一。

只是,自称“智能”,就真的智能了吗?想说智能不容易

时代在变迁,而有些需求却是永恒的。具体到以情趣用品对性需求的满足上,男男女女都有着各自大体相似却又些微不同的个性诉求。

BDSM用品、情趣内衣、跳蛋、飞机杯、振动器具、延时杯等是目前主要的情趣用品。而环顾如今市面上的主流情趣用品,大多宣传口号上都出没着“智能”、“AI”、“高科技”等字眼。

以女性自慰用的某“智能AI”振动棒为例,AI语音控制、AI自动识别、AI爱宠养成、AI磁冲模式、先进机器学习、自动恒温加热都是它的重要宣传卖点。

还有经典的男用飞机杯,智能夹吸、智能计数、智能真人互动、智能加温、床音互动等功能更是司空见惯,大有成为飞机杯标配功能之势。

不过,这些功能具体如何使用或体现时,答案却颇令人扶额无语。

所谓的深度智能学习、AI爱宠养成或者AI语音控制,是进入品牌的微信小程序或APP,会出现一个类似机器客服的角色,消费者可以给它命名、与它进行简单的对话。对着这位“智能爱宠”命令振动棒改变震动或伸缩模式,就是商家所说的AI语音控制了。

用于飞机杯中噱头十足的“智能真人互动”,实际上是在飞机杯中预载着不同的女性声音,以供消费者在使用时选择,而如何选择,则是需按下或滑动产品上的按钮。

除此之外,智能计数是计算消费者在使用产品时的抽插次数、智能夹吸是产品自动震动以让消费者在使用时能感受到夹吸感、智能加温则是让产品在被使用时保持固定的温度……更有甚者,有些产品以上功能一概没有,就已号称是“全智能黑科技飞机杯”。

能够模仿人类的预测、推理、认知等能力是人工智能的广泛定义,而显然,以上单纯将WiFi模块、蓝牙模块或各类传感器内置到产品中,以实现通过手机App远程操控或其他上述功能的方式实在算不上智能。

“我觉得app控制产品或者远程遥控这些只是最基本的功能,远没到我心里对‘智能’这个词的期望。智能应该是帮助产品更好地服务人,最好是感觉不到‘智能’。”情趣品牌ZALO创始人兼CEO张剑就对时代财经表示。潮水退,赤足露

中国情趣用品的智能化趋势大约始于2014年。

早在2012年,网络红人“第一批90后创业者”马佳佳开设了一家名为“泡否”的情趣用品店,凭借着她的名气与营销能力,一时间给向来低调的情趣用品业带来了大量的关注和流量。而2015年3月,情趣用品电商春水堂创始人蔺德刚对财经作家张小平的炮轰也是在当时的社交媒体刷屏一时。

至此,情趣用品行业讨论度在公众视野内开始上升,加上当时的智能硬件开始被人所熟知,这让不少创业者将两种新鲜元素进行整合。

根据2015年4月智能硬件孵化平台太火鸟的趋势报告,在当时所有被孵化的硬件项目当中,智能情趣用品的受关注度增幅最为明显,并且正成为新的投资点。从2014年开始,情趣用品等一些垂直行业的智能硬件产品就呈现出了很快的增长速度。

仅在2014年,中国就至少出现了icup智能飞机杯、蜜日科技、嗨音等11家情趣公司,而在此之前,从1993年第一家成人用品商店开设到2013年的20年间,也仅成立了6家情趣公司。

从2014年开始,国内情趣行业吸引了至少30余家知名投资机构,比如经纬中国、洪泰基金、达晨创投等。除此之外,还有净果国际等在内的国际化公司、薛蛮子等在内的个人投资者及众多普通用户,也参与了情趣行业的投资和众筹。

而从资本数额来看,在2016年至少已有28家中国情趣公司获得过融资,公开的额度累计超过10亿元。同年,更是有爱侣、他趣、春水堂等6家情趣公司先后登陆新三板。

当时涉足智能情趣用品的公司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为把触角伸向情趣用品的智能厂商,另一类则是传统情趣用品厂商向高科技智能方向的探索。只不过现在看来,“智能化”并没有给厂商们带来所预想的盈利增长。

以成立于1994年的传统情趣厂商爱侣健康为例,2015年爱侣健康推出一款VR电臀,它是爱侣健康2012年收购的美国成人情趣公司Topco Sales旗下品牌之一“69”推出的首款智能情趣产品。

爱侣健康对这款产品不可谓不重视。该产品不仅由日本知名AV女优波多野结衣真人倒模,发布会上请来了麻仓优站台,同时还登上了2016年CES Asia展会。当时的淘宝众筹创始人疏楼就曾表示,“这款智能电臀一定是淘宝众筹年度的明星产品。”

然而,在2015年的年报中,爱侣健康却表示,由于其在2015年大力开发智能情趣用品,主推虚拟现实的“电臀”产品导致公司亏损。“电臀”产品推广初期成功后,爱侣健康在没有完成欧美市场高标准质量要求的情况下大批量生产,造成大批量的质量投诉,销售未能达到预期目标,导致相关产品大量积压;同时为了推广“电臀”系列产品而导致费用开支上升。此外,由于销售重心的转移,其他类别产品的销售也都下滑。

根据财报,从2015年至今,爱侣健康已是连续亏损状况,2016年度至2018年度爱侣健康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3437万元、-4586万元、-2128万元。

早年错误的产品路线选择,甚至一直影响到了如今爱侣健康的经营状况。“造成历年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早些年生产了市场适销不对路的产品,造成库存积压,销售渠道单一,开工率不足,成本高企,销售毛利不能支付爱侣公司整体的经营费用,管理费用。”在今年的上半年财报中,爱侣健康如此解释多年持续亏损的原因。

无独有偶,在挂牌新三板的情趣公司中,除主打情趣社交的他趣之外,其余几家皆处于经营亏损状态,其中诺丝科技更是在今年1月份宣布终止挂牌。

2016年进入情趣用品行业的张剑对时代财经说,“几年前被资本炒起来的企业并没有彻底死,但也只是凑合活着。这行业挺奇怪的,想爆发没那么容易,想死也没那么容易,因为很多工厂的现金流没断,一直都有海外订单。”在他看来,一直到现在,国内情趣用品行业都并没有一家龙头企业。

不少代工厂曾在资本热炒时期打起品牌概念来分一杯羹,但缺乏整套的品牌运营概念,单纯依靠着代工厂的生产、渠道关系来维持生意,很难脱颖而出。“我在的公司,已经来来回回换了4次商标了。”曾在情趣代工厂工作的黄琳(化名)对时代财经表示,因为缺乏品牌沉淀,加上生产工艺粗糙,就只能通过这种“换皮”的方式来快进快出来博一时眼球。

“可能整个国民对于情趣用品的认知还不够深刻,所以现阶段难以支撑起资本对于一个热炒行业的期望值。”张剑说。未来怎么走?

虽然情趣公司未能从此前的资本热潮与智能硬件概念中获得实惠,但未来国内情趣用品市场倒是非常广阔。

根据艾媒咨询的报告,在2018年,中国情趣电商市场规模已达到306.6亿元,2020年中国情趣用品市场规模将破1300亿元,其中情趣用品电商将迎来爆发式增长,预计到2020年中国情趣电商市场规模将超过600亿元。

纵观目前情趣公司的电商运营模式,大致可分为垂直电商和综合电商两类。其中他趣是垂直B2C情趣电商的代表企业,同时也是为数不多的能实现净利润增长的情趣用品公司。

“他趣”主打情趣移动APP,在运营社区的同时还销售情趣用品,目前他趣正计划从两性健康垂直类平台向主题性泛娱乐平台转型,APP内设直播、交友、商城栏目。

根据他趣财报,在2019年上半年他趣实现营收7009万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比增长2.69%,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747万元人民币,这已是他趣连续第三年实现利润净增长。

然而,从财报表现看,他趣的营收和净利润增幅并不稳定。2017年上半年,他趣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8.28%,2018年上半年,营收增幅为-1.18%,今年上半年则又同比增长2.69%。

从净利润来看,2017年上半年,他趣的净利润实现由亏转盈,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25.93%,而到了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却又同比骤跌18%。

由于情趣社交的特殊性,在2019年,他趣对社区内容监管方面的支出上涨不少,这也是导致他趣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尤其是在他趣正计划使其向娱乐平台转变的当下。

“目前确实是有管制的,而且越来越正规严格。”张剑如是表达。可见对于垂直电商来说,两性社区运营成本正在逐渐加大,日子也并不容易。

最为直接的影响,就是众多情趣用品公司将人工内容审核、专业法律支持列为业务重点。2019年上半年,他趣的销售费用同比上涨12%,包括人工内容审核费用在内的管理和运营费用同比上涨40%,用于内容监管系统研发和维护的费用则同比上涨了60%。“国内的情趣行业也就是20几年的发展,行业的规范和政策都不够完善,同时,广告方面也是被禁止的。”张剑补充道。

不过,不管是监管不明晰也好,抑或是运营上的疑惑,目前国内情趣行业最根本的困境还是在于消费者对于两性和情趣的认知偏差。

根据艾媒咨询2019Q1中国情趣电商市场监测报告,对于情趣电商品牌目前大众接受度仍待提高,平台总体网络口碑低。数据显示,情趣电商总体网络口碑指数仅为28.3。

大众对两性和情趣用品的误解也使得不少情趣用品公司偶尔会面临招聘时的尴尬。“现在招人不好招,好多一听是这个行业的都退缩了,说什么回去跟家人商量一下,这种基本就没戏。”有情趣公司从业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哪怕是一些代工厂,听说是生产这些的,连一些男性工人都在犹豫着。”

因此,不少情趣用品公司开始走起了个性化、细分化的路线。其中,张剑看中了增长潜力巨大的女性消费市场,翻看其网上商城,与智能有关的产品寥寥,相反设计和品牌正成为其打造的重点。

“以前觉得行业LOW,认为自己是设计出身,就可以改变这个行业。而现在遇到一些新进来的同行,都说是看到我们的设计觉得有希望才进来的。这个行业也算是改变了一些。”张剑如此说道。

来源: 时代财经

 

 

上一篇:快上车!Wish首发成人用品编辑政策与规|下一篇:趣网商城双11完美收官, 北上广深的白领